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服务管理

服务管理

沉痛悼念 | 走近吴从炘的数学人生

2021年07月03日 新闻网 浏览次数:11

哈工大全媒体(闫明星 梁英爽/文)他毕业于东北人民大学,是全国优秀教师、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航空航天部有突出贡献专家。他是哈工大“八百壮士”杰出代表、我校数学学科不断发展壮大的领路人和开拓者。在他的带领下,1986年,哈工大成为全国第一个没有老一辈数学家带领、也没有办过基础数学专业而取得基础数学博士点的高校。他常年在“泛函分析”和“模糊数学”领域驰骋,在国内外出版著译10余本,发表论文240多篇。更是由于在“泛函分析”和“模糊数学”的研究中成绩卓著,1962年他破格由助教晋升为副教授(当年全国唯一一个),那年他才26岁。杰出校友李长春在《母校九十华诞感怀》文章中专门提到他。他,就是吴从炘教授。

自1955年来校工作,吴从炘在哈工大辛勤耕耘已经跨越了60余年。这60余年,他爱岗敬业、治学严谨、为人师表;这60余年,他声名斐然、硕果累累、桃李芬芳。

2021年7月1日16点18分,吴从炘教授因病医治无效,在哈尔滨与世长辞,享年87岁。今天,让我们一起缅怀这位哈工大“八百壮士”。

成为李昌老校长的“小老师”

吴从炘教授,1935年7月出生于上海,说起他上学的经历却十分坎坷——小学上了一周;9岁上初中时字还不会写,数学也只会加减乘除,刚进初中第一次考试只得了25分,小学初中总共勉强读了两年;在考高中时由于基础不好,还专门请了家教进行一对一辅导。幸运的是,他从1300多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于1948年秋考入了福建省最著名的中学——省福中(即现在的福州一中)高中部。当年录取人数仅80余人。

从这次考试之后,吴从炘的求学路发生了转折——他逐渐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学习成绩也逐渐提高。

1951年,经华东与东北两大区联合招生考试,吴从炘以第一名的成绩被东北工学院数学系录取。1955年,吴从炘毕业后来到我校数学教研室工作。他从助教做起,最初负责3个小班的习题课、批改作业与答疑。1956年,学校根据数学教研室的发展规划,决定派遣吴从炘进修泛函分析。

1956年暑假,正当吴从炘为进修做准备的时候,一个临时任务找上了他,那就是为时任校长李昌讲授高等数学课。在李昌老校长看来,高等数学是工科大学非常关键的课程,工科的发展需要数学作支撑,于是,李昌老校长当初接受了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当校长的任务后,就给自己定下了自学深造的计划。他利用每次课前的白天时间,吃透所要讲的内容,抓住要点与核心,整理出讲解的脉络,写简明提纲。吴从炘第一次到校长办公室上课时,格外忐忑不安。直到见到校长态度和蔼,还特意坐在硬板凳上听课,非常认真地边听边记边问,课间休息时又主动以轻松话题放松吴从炘的紧张感,他原本绷紧的神经才松弛下来。给校长讲课对于吴从炘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得的经历,而让他更难忘的是老校长学习的劲头。他曾说:“虽然是假期,老校长十分忙碌,但他都会挤出时间做习题,而且做得非常好。”

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破格提拔”

在进修期间,吴从炘同时做了两个研究方向,一个方向是老师指定的,一个方向是他自己选择的。虽然进修仅仅两年时间,但吴从炘收获却很大。1958-1962年,他先后发表了12篇论文,并翻译出版了关于“奥尔里奇(W.Orlicz)空间”的第一本专著。1961年,根据学校科研处要求,他将两个方向的研究成果分别整理成文,由哈工大铅印成两个单行本。与此同时,他还承担了繁重的教学任务,先后为数学专业学生开出了“实变函数”、“泛函分析”、“线性代数”、“微分方程”等6门课程,每门课程的教学效果都很好,还支援新建高校的插班生、调干生的教学,得到同学们的一致好评。

由于成绩突出,年仅26岁的吴从炘被破格由助教提升为副教授。虽然是老校长的“小老师”,但在评副教授的问题上,李昌对他的要求更加严格,专门派人到吉林大学、中科院数学所等单位,找曾在学术交流时听过吴从炘讲课的教授,调查了解他们对吴从炘的看法,结果得到了他们的一致认可:“吴从炘在数学上的造诣和教学能力,完全达到了副教授的水平。”经过慎重考虑和上级批准,吴从炘被破格由助教提升为副教授。1978年7月,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晋升吴从炘为教授。

不满于现状,向新领域进军

众所周知,数学有许许多多的分支。每一个分支的建立和发展必须由少数一部分人来开辟战线、建立队伍和带头取得基本结果。就拿泛函分析来说,吴从炘在不满20岁的时候就开始研究空间理论,在以后的岁月中,他带领着一批师生进行了大量研究,取得了显著的成果,为我校在该方面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可是吴从炘并不满足在泛函分析方面取得的成果,他还把目光紧紧盯在世界最前沿。1977年,吴从炘参加会议时见到了著名数学家关肇直。关肇直提到:“模糊数学很值得研究。”就这样,吴从炘开始进军一个新的领域——模糊数学。为此,吴从炘提出前往中国科学院数学所跟随关肇直学习模糊数学并获得批准。在研究中,他在模糊拓扑线性空间方面提出了一种比国外更为合适的框架,使理论得到进一步的开展。

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吴从炘更懂得时间的宝贵。他从来舍不得浪费时间,并早已成为省图书馆的常客,阅览室里有时就只剩他一个人在“探宝”。白天,他查阅和抄录大量的国内外文献,晚上回到家里继续夜战。夜静更深,千家万户的灯光一盏盏相继熄灭,而吴从炘家里那跳跃闪动的灯光常常是整夜陪伴着他。那时,他家住在四宿舍的一个阴面房间里,他把台灯放在房间一角的一个柜子上,用报纸遮住光,站在柜子旁边看书或写论文。每天工作到十一二点的状态一直到退休还坚持着。

冬去春来,吴从炘在泛函空间、模糊分析、应用数学等领域不知疲倦地工作,洒下了大量的汗水,攻克了一个又一个壁垒,写出了一篇又一篇论文。

吴从炘教授先后在《中国科学》《科学记录》《科学通报》《数学学报》《泛函分析》等国内外刊物发表论文近300篇,被SCI收录150余篇;出版《奥尔里奇空间及其应用》《序列空间及其应用》《模糊分析学基础》《模糊测度与模糊积分理论》《有界变差函数及其推广应用》《模糊分析与特殊泛函空间》等专著和译著17本;即使退休后,仍笔耕不辍,撰写了30多篇文章、出版了6本著作,2018年,吴从炘教授在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一元微积分基础理论深化与比较》一书入选为“普通高等教育十三五规划教材”。

后记

这样一位身体力行的师者一生培养了博士50余人、硕士70余人,他们中有省级领导、大学校长及几十位院长、系主任和学科带头人,可谓桃李满天下。1985年,他获评首批黑龙江省优秀教师,1989年,他获评首批全国优秀教师。

向这样一位可亲、可爱的先生致敬!您一路走好!

(文字整理:梁英爽)


编辑:梁英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