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服务管理

服务管理

《求是》杂志报道我校刘永坦院士:一位战略科学家的初心与坚守

2021年12月20日 新闻网 浏览次数:1658

哈工大全媒体(综合/文) 日前,《求是》杂志2021年第24期以《一位战略科学家的初心与坚守》为题,报道了“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时代楷模”、我校刘永坦院士的故事。

全文如下:

一位战略科学家的初心与坚守

中共黑龙江省委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人才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战略人才站在国际科技前沿、引领科技自主创新、承担国家战略科技任务,是支撑我国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重要力量”。刘永坦就是这样一位杰出的战略科学家。他是我国著名雷达与信号处理技术专家,我国对海探测新体制雷达理论和技术奠基人,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

作为杰出的战略科学家,他40年如一日专注国防科技事业,开创了中国新型雷达之路,以矢志报国、担当有为的家国情怀和追求真理、勇攀高峰的科学精神,为我国对海探测技术跨越式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他还是学生心目中的“坦先生”,扎根东北60载,立德树人,教书育才,以严谨治学、脚踏实地的优良学风和甘为人梯、淡泊名利的道德情操,为党和国家培养了一批批优秀科研人才。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党中央授予刘永坦“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中央宣传部授予他“时代楷模”称号。

一片丹心,筑牢万里海疆

“我这一辈子,就做一件事,能把童年时期的梦想付诸现实,是很幸福的。”1936年,刘永坦出生在江苏南京一个温馨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教师。生于书香之家,却逢战乱年代。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就发生在他出生的第二年。从南京到武汉,从宜昌到重庆,幼年的刘永坦随着父母辗转逃难。儿时的记忆,有飞机扔下的“茄子”(炸弹),有被血染红的江水,更有母亲教他背诵《满江红》时悲愤的神情、哽咽的声音,有父亲嘱咐他“科学救国”的谆谆教诲和殷殷期望。报国图强的种子,在刘永坦的心中深深埋下,生根发芽。

1953年,17岁的刘永坦以优异成绩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大三时,他作为预备师资到清华大学进修,开始接触无线电技术;两年后,返回哈尔滨工业大学任教。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1979年6月,作为我国第一批公派出访的学者,刘永坦到英国进修。“我的成功与否代表着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的形象。”学习期间,刘永坦与雷达结缘,认识到“雷达看多远,国防安全就能保多远”。

作为杰出的战略科学家,刘永坦专注国防科技事业,开创了中国新型雷达之路。图为刘永坦在实验室(2018年12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王松/摄


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是我国殊为宝贵的财富,18000多公里的海岸线是必须捍卫的前线。没有强大的海防,就没有稳固的国家安全。能够料敌先机的雷达技术,将给我国的海疆装上“千里眼”,为万里海岸线筑就“科技长城”。雷达技术,也让亲历过民族屈辱历史的刘永坦锚定了实现科技强国理想的研究方向。1981年10月,45岁的刘永坦怀着“中国必须要拥有新体制雷达,我要研制出中国的新体制雷达”之志,回到祖国,从零开始踏上艰辛探索之路。

新体制雷达被誉为“21世纪的雷达”,可以克服传统雷达无法探测地平线以下目标的弱点,“看”得更远,“看”到目不所及,不仅是拱卫海疆的“火眼金睛”,而且在航天、航海、渔业、沿海石油开发、海洋气候预报、海岸经济区发展等领域具有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20世纪70年代中期,我国曾对新体制雷达进行过突击性会战攻关,但由于研发难度大,没能取得实质性成果;到80年代初,我国相关研究尚未实现理论突破,而已开展探索的其他国家对技术严密封锁。

“只有咬牙向前走,不能向外面的封锁低头”,“中国绝不能落下”,“国外能做出来,我们就一定能”。功夫不负有心人,1982年秋天,立项得到批准。接下来是10个月的不眠不休,刘永坦带着6个人的团队连续奋战。“没有电脑,一页稿纸300字,报告手写了700多页,写废的纸摞起来有半米高”,团队首批骨干成员之一、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张宁回忆,刘永坦带着他们没日没夜地写了几个月,“喝光”的墨水瓶不计其数,有时候写得手腕酸痛、手指发麻,连鸡蛋都握不住。终于,一份20余万字的《新体制雷达总体方案论证报告》顺利通过国家评审论证。

然后又是800多个日夜,数千次试验,数万个测试数据……他带着团队全身心扑在案头、守着实验室,对关键技术一项一项攻关,对硬件一项一项论证。6人课题小组中学雷达专业出身的只有3人,刘永坦带着大家边学边干,相继攻克海杂波背景目标检测、远距离探测信号及系统模型设计等理论难关,于1986年创建了完备的新体制雷达理论体系,实现了我国海防预警科技的重大原始创新。

以身许国,何事不可为!“只想为国家做点事,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的需要,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个人的追求。”这就是刘永坦,把自己的理想同祖国的前途、把自己的人生同民族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以为国分忧、为国尽责为志,并为之不懈奋斗。

一腔赤诚,进军科学高峰

科技创新永无止境,探索脚步永无止息。刘永坦深知,建设新体制雷达绝不能停留在“纸上谈兵”,只有能够真正“大海捞针”,才能为我国筑就一道“海防长城”。以奠定理论基础为新起点,他又带领团队,踏上一场从无到有的征途,立志把论文写在祖国万里海疆。

实验站是开启新体制雷达从理论到实践的第一站,也是关键一站。

理论是全新的,没有可以借鉴的实验系统,没有现成的图纸和方案,想要验证它,只有摸着石头过河。经费有限,发射机、接收机等模拟系统和操作系统不能满足实验需要,建站面临重重硬件困难。实验站要在一片荒芜之地拔地而起,和驻地之间有3公里的距离,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顶风冒雨徒步往返。选址远离人烟,只有实验设备为伴,简易房子四面漏风……这些都是野外实验工作和生活的常态。在前所未有的困难面前,有的人打了蔫儿,有的人打起了退堂鼓。关键时刻,面对困境,作为带头人的刘永坦话语铿锵:“如果没有难点,还叫什么科研!有条件要干,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干。”

当时已经年逾50的刘永坦,带着队伍克服工作和生活的重重困难,和大家同遭蚊子咬、同受台风吹,在荒滩一干就是几个月,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连熬几个昼夜是家常便饭,经常是饿了吃一口冷馒头充饥,困了就倒在实验室的板凳上凑合一觉。就这样,经过成千上万次的反复实验,新式天线、全新信号处理机、低相噪发射机等关键设备陆续问世。到1989年底,我国第一个新体制雷达实验站在山东威海建成。

雷达站建成投入使用,刘永坦团队科研攻坚的重点转移到捕捉目标回波上。

严冬时节,海风刺骨。驻守荒滩,只有迎风矗立的雷达天线阵为伴,天线阵外海浪翻滚。因为环境变化,系统频频死机。几十万行的大型控制程序,各个环节都要一一对接,任何细微差错都可能导致功亏一篑,只能一次次调试、一次次返工、再一次次调试……1990年4月3日,当一个小小的红色圆点出现在显示屏上时,大家屏住了呼吸,开始记录数据、核对信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走过,寂静的海滩慢慢出现窃窃私语、小声交谈,进而出现颤抖的欢呼、兴奋的呐喊……目标确认!这一刻,激动的泪水顺着刘永坦刚毅的面颊流淌。8年披荆斩棘,8年坚持不懈,8年赶完了西方国家二三十年的路,我国新体制雷达实验系统终于首次实现目标探测!新体制雷达研究成果获得1991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这个事情没完,还得往前走!”完成从理论到技术的创新突破,刘永坦又把目光聚焦到科研成果的实战转化,决心为国家研制出一套能真正布置在海防线上的装备工程。

南方某新建大型雷达站基地,刘永坦和团队成员们看着雷达回波监控的目标淹没在更复杂的电离层杂波中,难以分辨,心里五味杂陈。之前在实验站验证成功的方法遇到了严峻挑战。“解决不了抗干扰问题,雷达就没有生命。”刘永坦带领团队开始攻克“抗杂波”这个当时国际上公认的难题。越靠近赤道,新体制雷达受到的环境干扰就越严重,甚至可能让雷达变成“睁眼瞎”。这是导致许多开展新体制雷达研究的国家停留在实验阶段难以继续的原因之一。几夜无眠,刘永坦一遍遍分析、研判,发现能走的路只有一条:对实验系统大幅调整改动,彻底改造。刘永坦带领大家一起分析杂波来源、特性,组建若干研究小组,齐头并进、多点出击,设计、试验、失败、总结、再试验……团队成员“三班倒”、“连轴转”,日夜奋战。经过不断反复调整,当再次进入到实际运行时,如星星一般的目标出现在显示器湛蓝的背景上,世界性杂波难题被攻克!

又是20载春秋,2011年,刘永坦带领团队成功研制出我国首部全天时、全天候、远距离、海空兼容的海防预警装备,与国际最先进同类雷达相比,系统规模更小、作用距离更远、精度更高、造价更低。中国成为世界上极少数拥有该技术的国家,我国海防战略纵深得到极大拓展,为推动我国海军走向深远海、建设海洋强国提供了坚强技术后盾。2015年,这项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以探究真理、发现新知为使命,直面问题、迎难而上,把科技自立自强的职责使命担在肩上,不断攀登科技高峰——这就是刘永坦展现出的科学精神和品格。

一生燃烛,光耀师者风范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国,对人才数量、质量、结构的需求是全方位的,满足这样庞大的人才需求必须主要依靠自己培养,提高人才供给自主可控能力。”为国家培养更多青年人才,也是刘永坦一生的追求。

获得很多荣誉和头衔的刘永坦,最看重的还是“教师”这个身份。刘老师或者“坦先生”是同学们对他的亲切称呼,也是他最喜欢的称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以心燃灯,照亮一代又一代学子的成长之路,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

甘为人梯,以自己的知识积累和学术积淀“教人求真”,刘永坦以此为执教使命。1958年回到哈尔滨工业大学任教以来,他参与组建无线电工程系,坚守教学一线60多年,先后讲授十多门课程。对学生和青年教师,他悉心指导、倾情付出。有时腰疾复发,刘永坦忍住“腰断了一样”的剧痛,或继续为学生讲课,或旁听青年教师试讲。甚至卧床不起时,他还把研究生叫到家里研讨课题、研究论文、交流科研心得。他严以治学,要求学生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做学问。“有的人聪明,学什么东西立刻理解,是好事。而有的人或许不够聪明,但做事踏实,可能会走得更远。”在刘永坦看来,“只有做到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学懂弄通,才能不拘一格去创新”。他的学生说,做“坦先生”的学生,功底不扎实是不行的,故弄玄虚、华而不实的东西逃不过“坦先生”的“火眼金睛”。有没有仔细查阅文献资料、做足功课,只要和“坦先生”一讨论,立刻就会“原形毕露”。“学生读我的研究生,是对我的最大信任,要是教不好,岂不是误人子弟?”他始终保持对学生负责到底的态度,主张学以致用,把学生“真刀实枪放到真实的环境里去锻炼”。

学高为师,德高为范。老师对学生的影响,离不开老师的学识和能力,更离不开老师为人处世、于国于民、于公于私所持的价值观。刘永坦胸怀家国、治学纯粹,率先垂范投身科研一线,以身作则不断钻研、勇于挑战科研新高度。“(新体制雷达)这件事可能要干一辈子,不光我自己,要集结全系的力量,甚至更多的力量。”从最初的6个人到后来的30多人,刘永坦带出了新体制雷达领域老中青三代人才梯队,带出了一支作风过硬、能攻克国际前沿课题的“雷达铁军”。他们中有的人本可安于以教授身份站在讲台上、坐进实验室,却仍愿意跟着“坦先生”扎根在偏僻清冷的海边做“苦学问”。“我们敬重他,不能辜负他”,张宁由衷地说。

“事业需要接班人,未来还得靠年轻人。”2021年9月,以刘永坦名字命名的“永坦班”迎来第一批27名“00后”本科新生。刘永坦不顾85岁高龄和积年腰疾,亲自担任班主任,以言传身教着力培养学生的家国情怀和科学精神,激励青年学子投身国防和科研事业。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了到2035年我国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建成人才强国的战略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深入实施新时代人才强国战略,全方位培养、引进、用好人才,加快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为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提供人才支撑,为2050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打好人才基础”。实现这一战略目标,正需要一大批刘永坦这样一生燃烛、诲人不倦的“坦先生”。

一份淡泊,永葆初心不改

当年,面对英国伯明翰大学授予的名誉研究员称号和导师的再三挽留,面对留英任教的国际领先研究条件和优越生活待遇,刘永坦毫不动心,怀着浓浓报国之情,投身到祖国建设事业中。“可以在科研成果上堂堂正正地署上‘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种心情是何等舒畅”,他这样解释自己毫不犹豫的选择。

刘永坦躬耕杏坛一甲子,不断培养造就爱国奉献、勇于创新的优秀人才,带出了新体制雷达领域老中青三代人才梯队。图为刘永坦(前右)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实验室和青年研究人员一起钻研雷达技术(2018年12月25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松/摄


年逾不惑,敢于从零突破、从理论奠基做起。相对于一些短平快的科研项目或更容易出成果的研究,刘永坦以国家需要为导向,不怕坐“冷板凳”,选择以研制新体制雷达为一生的事业。“在党的领导下,为我们的事业奋斗终身!”回国后,他在入党申请书上这样写道。

经过艰苦攻关取得重大研究突破、获得国家大奖时,面对“功成名就、见好就收”的劝说,面对“歇歇吧”、“别砸了自己的牌子”的建议,刘永坦坚持不慕虚荣、决不躺在功劳簿上,“一定要让新体制雷达走出实验室,走向海洋”,从实验场转向实际应用场,继续奋战。

刘永坦专注国之重器的研究,干惊天动地事,却只愿潜心治学,做隐姓埋名人。直到2019年1月8日,白发苍苍的刘永坦从习近平总书记手中接过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奖章和证书时,他的名字才广为人知。

这些年来,面对一些单位的高薪聘请,刘永坦说,“钱对一个知识分子来说有什么意义?情怀和理想才是最重要的”。名利不足为惑,他没有利用头衔和荣誉去“下海”赚钱,而是更加聚焦专业、心无旁骛。科研攻关时,他常常会带领团队“闭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解科学题,集中精力研究问题、潜心钻研。

刘永坦的家里没有奢华家具,最多的就是各类书籍和科研资料。书房里一块刻着“金婚之喜”的银盘闪闪发光,与其他奖章并列摆放,很是夺目。小小细节,藏着这位大科学家心底最柔软的温情。那是2010年11月,学校为纪念刘永坦和夫人冯秉瑞这对“科学伉俪”结婚50周年送给他们的礼物。当年,他们夫妇二人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求学、工作,漫长的岁月里,他们携手走过寒来暑往,如今已是皓首老人……2020年8月3日,刘永坦夫妇相互搀扶着走进哈尔滨工业大学行政楼,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800万元奖金全部捐出,设立“永瑞基金”,用于电子与信息学科人才培养。“永瑞”是从夫妇二人名字中各取一字,“永瑞基金”是他们情比金坚的见证,更是一代知识分子对国之未来最殷切的期盼。一辈子、一件事,刘永坦始终燃着一把火。如今,他们夫妇二人将这科学之火传递下去,鼓励更多年轻人踏上科技强国之路。

“我们这个岁数,所求不多”,“能够助力国家培养更多杰出人才、打造更多国之重器,这心愿就能使我们重新年轻”。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把热爱科学、探求真理作为毕生追求,专注于自己的科研事业,勤奋钻研,静心笃志。这就是刘永坦的坚守,是我们这个时代要崇尚的品格、要弘扬的情操。

耄耋之年,刘永坦仍心怀强烈的使命感、紧迫感和责任感:“新体制雷达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国家对创新人才的需要还很迫切,我一刻也不能懈怠。”刘永坦以“斗罢艰险又出发”的壮志豪情,正带领团队向推动新体制雷达小型化、多基地、分布式等方向进军,要让“21世纪的雷达”在中国大地不断发展进步,更好护卫万里海疆、更好服务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

来源:求是网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nGoAmIbbf--e08Khd8Akvg

编辑:刘培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