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与梦想同在

时间:2017-07-26浏览:39

哈工大报讯(邱莹莹/文)我的生活平淡、简单,但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幸福,以前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我从不避讳自己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事实,我的童年里缺少玩具与游戏,记忆中更多的是在野地里奔跑、捉蛐蛐、玩泥巴……如果一切按照平凡的生活轨迹走下去,那么我的未来在豆蔻年华就会走上同今天截然不同的路:辍学、种地、打工。这在农村似乎是一条见效快、收益高的捷径。但是我的父母没有这样做,相反他们鼓励我坚持念书,在小学时就把我送到县城里读书。直到现在我依然感激他们的高瞻远瞩,我拥有的一切都得益于他们,无论做人,还是做事。
  我的父母原来一直在羊毛行业打拼,商海沉浮,经历过各种颠簸起伏,也对我的世界观产生很大影响。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由于上年行市大好,爸爸妈妈贷款买了大量原料。不想后来产品价格狂跌不止,市场萎靡不振。父母不得不廉价销售,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当时造成多大的损失。之后的日子便是只出账不进账,不仅需要还贷款,还要承担我和哥哥在城里读书和生活的费用。难熬的日子里不知道父母会偷偷流多少眼泪,而这些刚开始我并不知晓。每次回家妈妈都会做各种滋补的东西,欢声笑语依旧充满整个家庭。渐渐地,我发现爸爸的白发似乎长出来了,妈妈也开始关注水、电的节约使用,尽管这些行为她会在我在家时刻意隐瞒。橱柜里的精品菜肴没了,替代的是一碗咸菜。我没有想到他们一日三餐竟是这样度过,但当我问及时,他们的回答却是“我们爱吃”……我原以为这种种桥段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
  我的心有一种被千万根针扎似的痛和无法言说的酸楚。捏着一把一把的零钱做生活费,我偷偷跑开,泪如雨下,从天堂到谷底的感觉大概就是如此吧。尽管如此,中学假期期间他们还支持我学习画画,学习乐器,他们希望我找到自己的兴趣,我有何德何能值得他们如此毫无保留地付出?他们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白手起家做生意也仅仅维持全家基本生活,金融危机后“拮据”一词已不能形容当时的家庭经济状况,而他们依然不吝惜于对子女的教育投资。这种爱深沉无私,我却无以为报。
  转行以后,爸爸跟着别人去了建筑工地,因为那儿挣钱多。几个月后当爸爸回到家,我看到他那双浑浊泛黄的眼睛和略显佝偻的身躯时,心中极不是滋味。当听他轻描淡写地讲起工地上哪天哪天死了几个工人时,我忍不住放声大哭,哭着让爸爸不要冒生命危险去了。果然爸爸没有再去,因为去不了了。他住院了,腰椎间盘突出,整个人几乎不能动。医生让我们选择做手术,全家一致不同意。爸爸可能是心疼钱,而我是因为不久前堂叔就因腰椎间盘突出手术去世而不愿他有任何风险。那时我高三,也就是那段时间我整个人开始变成熟了。
  有一段时间,我一度觉得世界是别人的,整个人就像被抛弃在黑暗的井底,怎样挣扎也逃脱不了。可是妈妈却用她平和的心态和善良的品格慢慢滋润了我干涸的内心,重新燃起我对生活的希望。面对中伤与误解,她能一笑而过:我的生活不是演给别人看的,何必斤斤计较于小事呢?在事业冰点期,她能泰然处之,从不奢求耕耘与收获的正比;在不公的境遇中,她也能自省,只求心安。
  我始终庆幸自己如此幸福,有完整和睦的家庭。我从来不因为自己贫穷而哀叹自己的处境。我知道自己不能像别人一样轻而易举得到想要的东西,但是没关系,我愿意为之努力。因为这种阳光的心态,我发现身边的人和事都美好了很多。
  进入大学,我申请了国家助学贷款,减轻了父母的负担,也让我更能集中精力做我喜欢做的事。很多知识我不懂,必须从零开始,这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来弥补,过程中的磨难也许只有自己才能真正体会到。
  大学是个小小的社会,但是我要做的只是迈开梦想的步伐,朝着实现理想的路前进。于是,我积极加入自己喜欢的社团,做喜欢做的事,和志同道合的人交流。学习上我不敢懈怠,刻苦用功,成绩名列前茅。我获得过国家励志奖学金、人民奖学金,获得校级“优秀团员”、哈工大原创文学交流会“文以载道”奖,积极参与“小红帽”志愿活动。我也做过家教,申请过学校助学岗位,又在俄罗斯高校来华期间担任随团翻译工作。我还积极参与班级建设,担任心理委员,也坚持每周打乒乓球……
    我不是一个坚强的孩子,但是没有可以依靠的肩膀让我只能选择奔跑。跌倒了,站起来继续跑,我认为这样的人生才是最精彩的。我始终相信:不要去等明天,你所能做的就是眼前,在这风雨飘摇的路上没有人会等你,你所能做的只能是让自己更快、更强。
  带着幸福和信念我正在路上努力,我一定会让青春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