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

书信里的大师风采

2016年12月23日 21时12分03秒新闻网浏览次数:250

钱老与我们生存的年代与环境迥异。在20世纪50年代,我们的国家一穷二白的情况下,身在异国的钱老写到“无一日、一时、一刻不思归国参加伟大的建设高潮”,这种“国为重,家为轻,科学最重,名利最轻”的崇高风采,在《书信》中随处可见。钱老的信件中,对于党、国家和同志们的热情与关心与对于立场原则问题的坚持形成鲜明对比,对于知识和技术问题中思想的开放与治学的严谨形成鲜明的对比。看信如见其人,我仿佛就看见一个精神抖擞、壮实帅气的中年男子站在我的面前,我仿佛也看到了一双对于科学充满了激情与期待,对同志充满了慈祥与关怀的眼神。钱老的为人做事,都是我们新一代教育科研工作者的楷模。

 ——黄志伟

    钱学森先生在致时任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朱光亚的信中提出“在什么指导思想下研究国防科技的发展战略?”他写道,“论发展战略的先决条件是我们中国人直得起直不起腰来!”字里行间,展示出钱老对我国国防科技发展的信心与期待,也是钱老站在世界之巅审视中华民族未来发展的大爱。每每读起《书信》,钱老的人格魅力跃然纸上,赤胆忠诚的爱国情怀、全心全意的奉献精神、严谨求实的科学品质、开拓进取的创新意识,是这位伟大的“人民科学家”留给我们这个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不仅要身体力行地学习体会钱学森精神,更要以其爱国之情、报国之志、效国之行浸润学生,用其追求卓越、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培育学生,引领广大学生更好地传承航天精神,凝聚中国力量。

——马云香

    透过微微泛黄的信纸上钱先生遒劲有力的笔体,我看到了一位有血有肉、广泛涉猎多方面知识、始终保持谦虚好学的学者,一位言语犀利却宁静致远的大家。钱老常说,如果他在科学上取得也一点成就,得益于小时候不仅学习科学,也学习艺术,培养了全面素质。在众多书信往来中,钱先生对社会学、农业学、艺术欣赏、医药学及至哲学等方面的见解令我印象深刻,也惊叹于他对知识的融会贯通。这让我不由得想起航天工程中不断强调的系统性和总体性。也许对于任何科学,都是需要一个统领全局的认识,然后才可以层层深入、钩深致远。

——苗悦

 

编辑:张东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官方网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报

工大视频

哈工大人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