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

一位老人的认真与诚恳

2016年12月23日 21时07分09秒新闻网浏览次数:320

哈工大报讯(何苾菲/文)最近翻看 《钱学森书信补编》(第四卷),收录的是1991年12月至1995年1月钱学森的亲笔信。当时他已年过八十,可是字迹清晰、笔力稳健,似乎能穿透时光看到一位老人不疾不徐伏案书写的身影。

莫洛亚谈《小王子》时说他不会试图去解释其中的哲理,就像人们不对一座大教堂或布满星斗的天穹进行解释一样。于我而言,看钱学森正如看天穹,但这些书信,却让他与普通人有了一种可爱的距离。这种距离,如同一缕阳光与你的距离,不可触碰,但能感受;能让你在某个时刻,接近一份温暖与沉静。

这本书信集的内容较少涉及专业性很强的知识,从他的书信可以看出,大多是全国各行各业人士给他寄出了相关资料,请他予以点评和指导;或者邀请他讲学、题字;还有一部分是和老友旧交的联络。他写信频率相当高,平均隔日就会有信寄出。

初读时,心中总有一个不解。类似讲学、题字、作序和名誉任职等邀请找到钱老是很正常的事,他也都一律婉言谢绝了,表示“不能例外”。为何很多非他专业领域的研究文章、书报等审阅也都找他?“术业有专攻”,钱老再厉害广博也不可能样样皆通,为何大家都要找他呢?

后来再翻时,却有一点点明白。因为他的涉猎之广,大家不由自主把他当做了一个学术的枢纽,各种研究成果和学术动态从四面八方向他汇聚,而且大家相信,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交给他,安心。这一点从信中可窥见一二。比如1992年11月10日的两封去信,致刘磊的信中说:“其实我只是认识到人体科学的重要性,近年来一直为之呼吁而已,但我自己并不是此中行家。……我把您的信及论文送中国人体科学研究院林书煌院长,供他们研究学习。我想他们一定会同您联系的。”致张志东的信中说:“您的信和文稿已转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郑哲敏先生。……文章由他们审阅为宜。您也可以直接和郑先生联系。”面对学术探讨的来信,如果非钱老所长,他绝不敷衍了事,而是进一步把相关资料转呈给其他专业人士,让他们相互交流。

这样的情况不胜枚举。每一封交到他手里的信,他都认真对待。一个概念几个字之差的表述、一个称呼的前缀、甚至是每一封信最后工工整整的 “此致敬礼”,都一丝不苟、认认真真。正是这种认真与计较,让人看到一个耄耋老人对科研工作者、科学事业、国家整体发展的思考所保有的赤诚之心。

这本书信集里,大部分是对别人来信给予的回复,但也有一小部分,是钱老主动去信的。如1992年1月9日写给于是之的信中说:“现在文艺界的消极现象是一定能够克服的!文艺领域中的‘北京人艺’就如大企业领域中的‘首钢’。我近年身体欠佳,已不出去看戏了。但我妄写这封信,向您、向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全体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钱老有很高的艺术修养,也一向重视文艺。他从报上看到关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情况,赶紧去信鼓励。文艺界和科学界有什么直接的影响吗?钱老认为,一个科学家光会搞科学还不行,科学研究需要创新、需要大胆的想象,而这些并不只依靠理工的学习就能带来,还要佐以艺术、文学等人文方面的素养。但是从更广的范围来看,艺术并不是为了更好地科学研究,而是社会大众的需要。

钱老是一个有信念有信仰的科学工作者,虽然他在书信中说“我本人不是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哲学的行家”,但他在给不同人的信中,多次提到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并坦言说正是由于这些思想的指导才有某些研究成果的取得。对于经历过特殊年代,而且是搞高科技研究的人,老实说,我曾对此抱怀疑态度。但在这本时间跨度为4年的书信中,他反复提及,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坚定的思想对人的影响有多么大。  钱老在信中虽然很少流露情绪,可心中总是饱含对社会、对人民最深切的关怀。比如问周肇基“嫁接技术能否用于农作物?有推广的可能吗?”致信张嘉宾询问云南的林业“我国事业都在高速发展,林产业如何?云南省有什么打算?”甚至告诉别人自己的健身法,也想要让更多人受益:“我很感谢您告诉我的健身法,诚为经验之谈,非常宝贵。我想也似应让更多的老年人知道,您何不写出来投给全国闻名的《老人天地》杂志?晨饮凉开水,我已多年如此,甚效。”

由书信可以推测钱老的晚年生活,读书、看报、看学术文章、回复书信、锻炼身体,很少参加社会活动。如1992年12月5日致郑世芬的信中说:“我近日在家静养,连党的十四大都请假了。效果还好,可见一定要服老!”服老,我想这就是老年钱学森最真实的状态吧,尽心尽力做好自己能做的事,关心自己可以关心的问题,却从不为自己从前的盛名所累,甚至坦然承认自己的不足。就像在1992年1月4日致王火的信中说:“您说您常读我写的一些东西,而我则必须老实承认,从未读过您400多万字著作中的任何一部!我真是无知的人!”人的老去,是自然的不可抗拒;但他的心,却始终鲜活而诚恳。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对别人和自己,都做到最大的认真。这便是一位知识分子最后的赤诚。

 

编辑:张东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官方网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报

工大视频

哈工大人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