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

【追梦人】走进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五)魏晓峰校友:成功才是硬道理

2015年10月07日 11时55分07秒浏览次数:2743

    哈工大报讯(刘裴湘/文)“有人说哈工大的校训太土,但我认为有特色、有内涵,这就是哈工大的校训、哈工大人的特质。我常对我们团队的人说,要想把国家重大工程做好,就去把哈工大的校训研究明白了。我给他们提出的理念和口号就是:成功才是硬道理,这7个字同样土得掉渣!”中物院激光聚变研究中心(八所)总工程师、我校物理电子学专业博士毕业生魏晓峰校友说起话来爽朗、幽默、谦和中透着亲切感,一下子拉近了我与这位叱咤风云的神秘专家的距离。

  

采访前我们刚刚参观完壮观的“神光-Ⅲ”主机装置现场,那份神圣与震撼还在心头萦绕。此时坐在这位总师面前,听他讲起“神光-Ⅲ”激光装置研制的历程,讲起与母校师生并肩战斗的情谊,竟有一种特别的感动。

军人后代、技术骨干、学术带头人、杰出专家、团队管理者……一路走来,魏晓峰将多重身份集于一身。从“星光”到“神光”,他在一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展现着军人般的意志与精神。

什么是激光聚变?魏晓峰形象地解释说,太阳的巨大能量来源于“聚变反应”,如果在可控条件下人工实现类似的聚变反应,地球上蕴含的产生聚变能的燃料可供人类享用100多亿年,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而实现可控核聚变有两种方法,其中一条技术路线就是“激光惯性约束核聚变”。在物理学家王淦昌、王大珩的指导下,我国从20世纪60年代即开始激光惯性约束聚变的研究。而在中物院,恰恰有一支敢于挑战、刻苦攻关的团队在从事激光惯性约束聚变事业。魏晓峰正是团队成员之一。

军人家庭出身的魏晓峰是听着部队的军号声长大的,因此他的骨子里有着与生俱来的信仰,也让他不惧怕任何困难和挑战。这种信仰与中物院“铸国防基石,做民族脊梁”的光荣使命不谋而合。

1982年,云南大学毕业的魏晓峰带着军人的铁血丹心走进四川安县的崇山峻岭中,从此与大型固体激光驱动器结下不解之缘,并将自己的一生交给了国防科技事业。 

在大山深处,魏晓峰和他的同事们埋首于一件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研究和运行某激光装置。这个装置极其庞大复杂,而当时全所从事激光技术研究的人员中只有2名刚从激光技术专业毕业的本科大学生,其余都是核物理、脉冲功率技术专业的转行人员。面对一支既无基础又无经验的队伍,面对一个前无古人的重大挑战,作为刚从大学毕业的魏晓峰却不屈不挠:“要是在这个激光装置上干不出名堂,我每天上下班倒着走。”他和他的团队经过无数日夜的反复摸索,终于全面掌握了控制并运行激光装置的关键技术。

多年后,中国科学院专家对该激光装置进行综合验证,结论是:该激光器总体技术主要指标优于原设计,发挥了比预期更大的作用,已属国际先进之列。1991年,张爱萍将军来到激光运行实验室,听完汇报后欣然提笔为这台激光装置命名为“星光”,魏晓峰所在的集体也因此被称为“星光人”。

“星光人”的脚步没有停歇。作为课题组长及总体技术负责人,魏晓峰还负责组织实施了百钛瓦级超短超强脉冲激光系统的研制。该装置于2005年通过验收并投入运行,成为当时国内最大、国际上最先进的超短超强脉冲激光系统,使我国在该领域一跃为世界先进国家。

世纪之交,魏晓峰又一次被“天降大任”——成为“神光-Ⅲ”原型激光装置总体技术负责人、项目总师和现场总指挥。“神光-Ⅲ”原型装置项目是我国历史上光学领域最宏伟的科学工程,其作用和意义不亚于当年的“两弹”。机遇的背后是严峻的挑战和不可预知的困难。“神光-Ⅲ”原型装置涉及激光、光学、精密机械、电子学、自动控制、洁净工程等多门学科,技术含量高、集成难度大、建造周期长,挑战我国大功率固体激光器科学技术和工程技术的极限,更挑战我国高精度光学加工制造水平极限。在国内工业基础薄弱、西方国家技术封锁的环境下,魏晓峰和他的高功率激光技术与工程研究团队要自力更生、自主创新建设起新一代高功率激光驱动器,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然而倔强的魏晓峰硬是带着团队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2007年11月23日,“神光-Ⅲ”原型装置顺利通过国家验收。这台建成的装置的实验大厅大小堪比8个排球场,其在十亿分之一秒内输出的能量,相当于这一刹那全国发电站总装机容量的20倍。该装置的研制成功,标志着我国成为继美国之后世界上第二个具备独立研究、自主建设第二代高功率激光驱动器能力的国家,使我国在该领域跻身世界先进国家行列。

同一年,重大科技专项“神光-Ⅲ”主机激光装置设计建设工作全面展开。作为总体技术负责人和项目总师的魏晓峰带领着研究团队,联合国内几十家优势单位潜心研究,终于攻克了高精密、高稳定性和超级洁净闭环、电磁干扰等一个个工程技术难关,众多创新和“第一次”开创了我国独立自主完成大型复杂高功率激光装置工程设计的先河。

“国家把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你,是对你的信任,也是给你的机会,你就要认认真真负责好。古语说,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每一笔下去,一条线、一个点出了偏差,造成的损失可能上千万,就是犯罪。我们马虎不起,必须百分之百努力、百分之百成功,所以我说成功才是硬道理。”魏晓峰说,设计过程中3万多张图纸,他要一张一张地看才能放心,压力很大,但他不觉得苦,因为兴趣所在,因为职责所在。“有时一个问题想不明白,晚上就会像烙饼一样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有一次为了一个焊接问题,大冬天我们把东北的相关工厂跑了个遍。”从黑发干到白发,魏晓峰从未后悔当初的选择,始终乐在其中。“我就一个信念,我们做这件事就一定要做好,千万不能让后人骂我们不负责任。”

正是坚持着这样一个信念,魏晓峰一路走来,一路精彩:从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部委级/军队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到邓稼先青年科技奖,从中国科协求是杰出青年奖、中国优秀青年科技创新奖到“十佳”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提名奖、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从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到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数十项荣誉记录着他付出的无数汗水。

也正是“神光-Ⅲ”,加深了魏晓峰与哈工大的缘分,使他成为哈工大的合作者、博士生、校友。说起来魏晓峰的团队与哈工大的合作最早始于1994年,他的团队开始在科研项目中与马祖光教授、吕志伟教授合作。“那年我们专门去哈工大考察,去了马老师的实验室。当时感觉就是,哈工大是一所实实在在的学校,哈工大的师生十分严谨踏实。”后来哈工大通过竞标成功参与“神光-Ⅲ”的研制,魏晓峰与哈工大的合作更加紧密,这也让他对哈工大有了更多的了解。“哈工大是一所很值得深入合作的高校。”因为这份“值得”,2001年,魏晓峰考入哈工大攻读博士研究生,正式成为哈工大的一员。读博期间,他往返于哈尔滨与绵阳之间,成为中物院与哈工大之间的桥梁。

“学校对这个重大专项特别重视。专门组建了一支高水平队伍,由梁迎春教授牵头,先后上百名师生投入项目研究。可以说,‘神光-Ⅲ’的成功,哈工大功不可没。”魏晓峰说,“哈工大的教师都非常敬业。像刘国栋,始终参与这个项目的研发,从学生做到教授,又做到副院长。他参与神光-Ⅲ原型装置研制时,学校公派出国他放弃了;参与‘神光-Ⅲ’主机装置研制时他再次放弃出国机会,直到主机完成他才出去。但是在国外,一听说项目有需要,他就立刻飞回来。还有许多老师在绵阳一待就是几个月,夜以继日地攻关。有这样的老师,是哈工大的福分。”魏晓峰的话里话外流露着对母校的高度评价与真挚情感。“大学期间的校风、学风对学生思维方式的转变至关重要。哈工大的学生实在、实干、闷头干,不讲条件、不玩花架子,与哈工大一贯的办学传统与办学风格密不可分。哈工大的校风值得好好总结和发扬。”魏晓峰发自肺腑地说,“每次有朋友的孩子高考找我咨询,我都推荐他们:报考哈工大!”

作为一支上百人团队的带头人,魏晓峰对团队里的年轻人总是投入很深的感情。“留住一个人,不仅是靠待遇,更是靠事业。中物院能留住人,是因为这个平台好、有事做,给年轻人宽阔的舞台,替他们规划成长的轨迹,让他们能够在工作中找到自身价值。比如我们这支队伍,大多数年轻人在30岁左右,之所以能够稳定,是因为大家觉得虽然很累,但累得有意义。”

作为哈工大的兼职教授,魏晓峰每年夏季学期都会回到母校给学生上课,他觉得把自己的人生感悟与学弟学妹分享,也是回报母校的一种方式。谈到大学生活,魏晓峰表示:“首先,学习不是目的,而是过程,为做好人、做好事提供一种能力。在校期间要学会如何做人,先做人、后做事。第二,大学期间要多了解国际国内的基本情况,有意识地设定目标,目标可以很具体,也可以是一种理想,但要明白到底想干什么,目标可以调整,但不能茫然。第三,现在无论做什么事,单打独斗是不可能的,都需要团队协作精神。如果不能融入团队,个人能力再大也有局限性。”魏晓峰说,“我在面试新人时,除了看学习情况,还要了解他与同学相处得怎么样、同学对他的评价如何,这能体现他做事的思维方式。其次才是他的知识范围和知识广度。”

魏晓峰曾经总结“六字真经”送给自己团队里的年轻人,即:学习、开拓、担当。学习包括对知识的学习和对人生观、为人处世的学习;开拓即创新;担当即勇于承担责任、爱国爱民的深切情怀。这6个字,他同样送给在校的学弟学妹们。(待续)

 

编辑:刘培香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官方网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报

工大视频

哈工大人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