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

我与主楼

2018年06月12日 21时34分42秒新闻网浏览次数:125

  哈工大报讯(7825班 傅毓/文)1978年,我考上大学,圆了自己一个梦。就要去学校报到了,父亲所在的工厂里,上世纪60年代末哈工大毕业的夫妻俩来我们家道喜。一说起哈工大,他们的眼里透着兴奋、放着光,满满的都是骄傲和自豪。在详细介绍母校情况之后,又送给我一本珍藏多年的哈工大画册,画册的封面就是哈工大主楼。

  经过两天两夜的火车劳顿,来到北国名城哈尔滨。当接新生的校车离主楼越来越近时,她的雄伟壮观远远超出我之前的想象,那一刻带给我的视觉冲击,一直到现在也难以用语言来描述。这是在我18岁之前所见到过的最宏大的建筑了。当主楼前面“哈尔滨工业大学”几个大字越来越清晰地映入眼帘,我暗暗地为自己能有幸走进这所学校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和哈工大主楼朝夕相伴了4年,除了上课、学习之外,还有爱去的几个地方。

  在主楼与机械楼二层的衔接处,竖立着一排排的班级信箱,我的同桌孙群同学是班里的生活委员,负责班里信件收发,我总愿意和他一起去取邮件。每次开信箱,心里总是充满期待,盼望天天都能收到远方的家书,得到亲人的音讯和问候。

  从这个不到一尺见方的信箱里,能感知校园外发生的变化。一开始,邮箱里主要是一些普通信件、学校的工作安排或通知。后来邮件的数量和品种渐渐多了起来,其中就有我陆续订阅的几份杂志,印象最深的就数那份《世界知识》了。这是一份创刊于上世纪30年代的半月期刊,父亲早先一直订阅。现在,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阅读方式已发生了改变,那一排排班级信箱,还在原来的老地方吗?

  主楼三楼大厅,我就叫它文化走廊吧。在这里,除了有学校的通讯报道、学术动态之外,还经常举办各种图片、摄影、书法展览和比赛。看着一件件精美的作品,感叹山外有山,同学们太有才了!

  大厅对面就是校礼堂,也是校影院。看电影时,我经常提前几分钟进礼堂,这时人还比较少,可以尽情享受那短暂的安静。她的布局、装饰风格和我家乡的职工俱乐部很相像,那场景总能引起对家人的思念。

  有几部电影至今记忆犹新。《王子复仇记》《巴黎圣母院》《简爱》《蝴蝶梦》等电影,让我这个理工男以这种方式接触到世界名著。今天想来,如果在哈工大初次听到一首首邓丽君的爱情歌曲对我而言是一次次爱的启蒙,那么,在主楼礼堂所看的这些电影无疑就是一次次思想启蒙了。从此我对人、人性和人生有了更多的思考。当再次回忆当年那部科幻电影《未来世界》时,不得不为艺术家对人类未来命运的深沉思索和敏锐洞察所折服。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能看到各种不同题材、不同艺术表现的电影,让人感受到国家正以从未有过的开放姿态,张开双臂,拥抱世界。

  每到课间,主楼总是人声鼎沸,不同年级、不同专业的同学们背着厚重的书包和坐垫摩肩接踵地疾行在主楼各层走廊之间,是为了抢占下一节课的教室座位。中午饭后时分,主楼也和学生们一起得到片刻歇息并安静下来。

  哈尔滨的春天,总是比我的家乡来得晚一些。连翘迎着有些料峭的春风首先绽放出黄色的小花,其颜色和花形都很像关内的迎春花,我更愿意把她看成是哈尔滨的迎春花。“猫”了一个冬天的主楼,被那一朵朵小黄花给“唤醒”了!她也提醒着人们,过不了太久,让哈尔滨人引以为傲的丁香花也要款款地向我们走来。丁香花,古代文人多用以寄托忧思和愁绪,但热情的哈尔滨人却反其意而行,拥推这朵小花为市花。这花虽小,一旦开起来,就像这座城市的人一样,热烈、奔放,千百万朵白色的、紫色的芬芳,烂漫在城市的每个角落。主楼也在这一片片白色和紫色花海的映衬和簇拥之下,舒展开了自己颜容,整个校园也弥漫出四季里少有的温馨和浪漫。主楼真美,哈工大真美!

  毕业离校前的清晨起了个早,去和主楼道别。

  伫立在主楼前,久久对望,只觉依依不舍。4年前,一个生活的足迹从未超出父母视线的孩子,辗转四千多里来到天鹅之城求学。是她,母校的主楼见证了那个孩子4年当中的一切,见证了那个孩子的成长与成熟。明天我就要独自闯荡这个世界了,然而此时此刻面对主楼,心底那一声再见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从入学至今已跨越40年,哈尔滨和其他城市一样越来越高,越来越时尚,也越来越喧哗了。远比主楼高大上的建筑,在她的周围已如春笋般拔地而起,星罗棋布。但她的淡定、自信、从容与坚守却始终如一,未曾改变。

  曾经攀爬过峨眉山的金顶,登临过泰山的玉皇顶,也曾置身于欧洲直耸云端的哥特式大教堂,尽管他们也带给我许多震撼和感动。但无论走到哪儿,只有主楼才是我心中那座崇高的圣殿。

  (作者为山西长治考生,毕业后分配至航天部519厂工作。)

  主楼 (李家琦 摄)


编辑:张东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官方网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报

工大视频

哈工大人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