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

大师与大学

2018年05月20日 22时29分54秒新闻网浏览次数:52

  哈工大报讯(吴松全/文)能和我的老师、“大家”们一起参加论坛,感到非常荣幸。本来以为只是一个活动,没想到听了一堂精彩的“大课”。之所以“大”,是因为有这么多“大家”在这里讨论人才培养这个“大”问题。

  上大学的时候,我一直是一个“问题学生”。问题比较多,也爱提问题。

  1990年进入哈工大读书,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计算机学科的陈光熙先生为什么88岁高龄还要加入中国共产党?探究下来,我发现陈光熙先生不仅学问做得好,还特别关注国家命运,关注这个社会。他是通过自己坎坷的人生经历认识到:这个国家要好,还要靠共产党的引领。

  第二个问题就是教大学物理的姜玲珍老师为什么总“折磨”我?因为我第一学期的大学物理分数很低,第二学期姜老师就对我特别关照,每堂课都点我的名,上课的时候点,下课的时候也点,还要求我课后去“值疑”。答疑是学生找老师,“值疑”是老师找学生。“值疑”的时候,姜老师出题给我做,做不明白她会给我讲,直到做会为止。在那段时间,是姜老师的“折磨”真正把我的学习习惯改变了,从追求“60分万岁”变成了“追求优秀”。

  第三个问题是攻读硕士学位阶段,来自我的恩师徐崇泉先生。徐先生除了讲课的精彩给我知识上的享受之外,他对个人生活波折的态度也对我影响很大。特别是他一走上讲台上课,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总是精神抖擞。后来我就问徐老师“为什么”,徐老师说:“无论你家里或你个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把情绪带到工作上来,尤其是不能带到讲台上来。”这句话对我影响至深。后来我给学生上课前,总是要先调整状态。不管我们讲得怎么样,都要把最好的精神状态展现给学生。

  后来攻读博士学位,我的博士生导师雷廷权先生在给我们上课时,拿自己在苏联求学时的课堂笔记给我们传看。雷先生的笔记字迹工整但很小,而且是正面写完背面写、铅笔写完钢笔写。他对我们讲,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穷,之所以刻苦学习就是要矢志“读书报国”。

  当然影响我的还不止这些老师,还有很多老师都对我有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教育。我想,如果没有这些老师、“大家”,这个大学也就不存在了。有这些“大家”,才会有更多的人来哈工大,有更多的人爱哈工大,也才有更多的人成为栋梁,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编辑:张东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官方网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报

工大视频

哈工大人

最新发布